无量寿经

《无量寿经》全称《佛说无量寿经》,亦称《大阿弥陀经》(参看汉译版别),是净土宗的底子经典之一,为“净土五经一论”中的一经,净土宗的大部分修行办法均可在该经中找到理论依据。经中介绍阿弥陀佛(无量寿佛)所发诸大愿(依版别不同而数量纷歧,最多为四十八愿...[概况]

明升m88.com

[无量寿经] 宣告时刻:2014-03-31 作者:康僧铠 [投稿] 扩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封闭

明升m88.com

佛说无量寿经卷上

  我闻如是: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全部大圣神通已达,其名曰:尊者了本际、尊者正愿、尊者正语、尊者大号、尊者仁贤、尊者离垢、尊者名闻、尊者善实、尊者具足、尊者牛王、尊者优楼频螺迦葉、尊者伽耶迦葉、尊者那提迦葉、尊者摩诃迦葉、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劫宾那、尊者大住、尊者大净志、尊者摩诃周那、尊者满愿子、尊者离障、尊者流灌、尊者坚伏、尊者面王、尊者异乘、尊者仁性、尊者嘉乐、尊者善来、尊者罗云、尊者阿难,皆如斯等上首者也。

  又与大乘众菩萨俱,普贤菩萨、妙德菩萨、慈氏菩萨等,此贤劫中全部菩萨。又贤护等十六正士,善思议菩萨、信慧菩萨、空无菩萨、神通华菩萨、光英菩萨、慧上菩萨、智幢菩萨、寂根菩萨、愿慧菩萨、香象菩萨、宝英菩萨、中住菩萨、制行菩萨、摆脱菩萨。

  皆遵普贤大士之德,具诸菩萨无量行愿,安住全部积德行善之法,游步十方行权便利,入m88藏终究对岸,于无量国际现成等觉。处兜率天弘宣正法,舍彼天宫,降神母胎,从右胁生,现行七步,光亮显耀普照十方,无量佛土六种轰动,举声自称:“吾当于世为无上尊。”释梵奉侍,天人归仰。示现估计、文艺、射御,博综道术,贯练群籍,游于后园,讲武试艺。现处宫中色味之间,见老病死,悟世十分。弃国财位,入山学道;服、乘、白马、宝冠、璎珞,遣之令还,舍珍妙衣而著法服。剃除须发,安坐树下,勤苦六年,行如所应。现五浊刹,随顺群生。示有污垢,沐浴金流。天按树枝,得攀出池。灵禽翼从,往诣道场。吉利感征,表章功祚,哀受施草敷佛树下,跏趺而坐。奋大光亮使魔知之,魔率官属而来逼试,制以智力,皆令降伏。得美妙法,成最正觉。释梵祈劝,请转法轮。以佛游步,佛吼而吼,扣法鼓,吹法螺,法律剑,建法幢,震法雷,曜法电,澍法雨,演法施,常以法音觉诸人间。光亮普照无量佛土,全部国际六种轰动。总摄魔界,动魔宫廷,众魔慑怖莫不归伏。掴裂邪网,消除诸见。散诸尘劳,坏诸欲堑。严护法城,开阐法门。洗濯垢污,鲜明洁白。光融m88,宣流正化。入国分卫,获诸丰膳。贮积德行善,示福田。欲宣法,现欣笑。以诸法药救疗三苦,闪现道意无量积德行善。授菩萨记成等正觉,示现灭度,拯济无极。消除诸漏,植众德本,具足积德行善美妙难量。游诸佛国普现道教,其所修行清净无秽。比如幻师现众异像,为男为女无所不变,本学明晰介意所为;此诸菩萨亦复如是,学全部法贯综缕练,所住安谛靡不感染,很多佛土皆悉普现。未曾慢恣,愍伤众生。如是之法,全部具足。

  菩萨经典究畅要妙,称号普至,道御十方,无量诸佛咸共护念。佛所住者皆已得住,大圣所立而皆已立。如来导化各能宣告,为诸菩萨而作大师。以甚深禅慧开道众生,通诸法性达众生相。明晰诸国,供养诸佛,化现其身犹如电光。善学无畏之网,晓了变幻之法。坏裂魔网,解诸缠缚。逾越声闻、缘觉之地,有空、明升体育、无愿三昧,善立便利显现三乘。于此化终而现灭度,亦无所作,亦无全部,不起不灭得相等法。具足成果无量总持百千三昧,诸根才智广普寂定。深化菩萨法藏,得佛华严三昧,宣传讲演全部经典。住深定门,悉睹现在无量诸佛。一念之顷无不周遍,济诸剧难诸闲不闲。别离显现实在之际,得诸如来辩才之智,入众言音开化全部,超越人间诸全部法。心常谛住度世之道,于全部万物而随意安闲。为诸庶类作不请之友,荷负群生为之重担。受持如来甚深法藏,护佛种性常使不停。兴大悲,愍众生;演慈辩,授高眼;杜三趣,开善门。以不请之法施诸黎庶,如纯孝之子爱敬爸爸妈妈。于诸众生视若自己,全部善本皆度对岸。悉获诸佛无量积德行善,才智圣明难以想象。

  如是之等菩萨大士不行称计,一时来会。

  尔时,世尊诸根悦豫,姿色清净,光颜巍巍。尊者阿难,承佛圣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长跪合掌,而白佛言:“今日世尊,诸根悦豫,姿色清净,光颜巍巍,如明镜净影畅表里,威容显耀超绝无量,未尝瞻睹殊妙现在。唯然,大圣,我心念言:今日世尊住独特之法,今日世雄住诸佛所住,今日世眼住导师之行,今日世英住最胜之道,今日天尊行如来之德。去、来、现在,佛佛相念,得无今佛念诸佛耶?何以威神光光乃尔?”

  所以世尊告阿难曰:“云何阿难,诸天教汝来问佛耶?自以慧见,问威颜乎?”

  阿难白佛:“无有诸天来教我者,自以所见,问斯义耳!”

  佛言:“善哉!阿难,所问甚快!发深才智,真妙辩才,愍念众生,问斯慧义。如来以无尽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兴于世,光阐道教。欲拯济群萌,惠以实在之利。无量亿劫,难值难见,犹灵瑞华,不时乃出!今所问者,多所饶益,开化全部诸天公民。阿难,当知如来正觉,其智难量,多所导御,慧见无碍,无能遏绝。以一餐之力,能住寿数亿百千劫。很多无量复过于此,诸根悦豫不以毁损,姿色不变,光颜无异。所以者何?如来定慧,究畅无极,于全部法而得安闲。阿难,谛听!今为汝说。”

  对曰:“唯然,愿乐欲闻。”

  佛告阿难:“乃往曩昔,长远无量难以想象无央数劫,锭光如来兴出于世,教化度脱无量众生,皆令得道乃取灭度。次有如来名曰光远,次名月光,次名旃檀香,次名善山王,次名须弥天冠,次名须弥等曜,次名月色,次名正念,次名离垢,次名无著,次名龙天,次名夜光,次名安明顶,次名不动地,次名琉璃妙华,次名琉璃金色,次名金藏,次名炎光,次名炎根,次名地种,次名月像,次名日音,次名摆脱华,次名庄重光亮,次名海觉神通,次名水光,次名大香,次名离污垢,次名舍厌意,次名宝炎,次名妙顶,次名勇立,次名积德行善持慧,次名蔽日月光,次名日月琉璃光,次名无上琉璃光,次名最上首,次名菩提华,次名月明,次名日光,次名华色王,次名水月光,次名除痴冥,次名度盖行,次名净信,次名善宿,次名威神,次名法慧,次名鸾音,次名师子音,次名龙音,次名处世,如此诸佛皆悉已过。      “尔时,次有佛,名世安闲王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老公、天人师、佛世尊。时有国王,闻佛说法,心胸悦豫,寻发无上正真道意。弃国捐王,行作沙门,号曰法藏,高才勇哲,与世超异。诣世安闲王如来所,稽首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合掌,以颂赞曰:

  “光颜巍巍, 威神无极, 如是炎明, 无与等者。

  日月摩尼, 珠光焰耀, 皆悉荫蔽, 犹如聚墨。

  如来容颜, 超世无伦, 正觉大音, 响流十方。

  戒闻精进, 三昧才智, 威德无侣, 殊胜希有。

  深谛善念, 诸m88海, 穷深尽奥, 究其涯底。

  无明欲怒, 世尊永无, 人大军子, 神德无量。

  勋绩广阔, 才智深妙, 光亮威相, 轰动大千。

  愿我作佛, 齐圣法王, 过度存亡, 靡不摆脱,

  施舍调意, 戒忍精进, 如是三昧, 才智为上。

  吾誓得佛, 普行此愿, 全部惊骇, 为作大安。

  假令有佛, 百千亿万, 无量大圣, 数如恒沙,

  供养全部, 斯等诸佛, 不如求道, 坚正不却。

  比如恒沙, 诸佛国际, 复不行计, 很多刹土,

  光亮悉照, 遍此诸国, 如是精进, 威神难量。

  令我作佛, 疆土榜首, 其众美妙, 道场超绝,

  国如泥洹, 而无等双, 我当愍哀, 度脱全部。

  十方来生, 心悦清净, 已至我国, 高兴安隐,

  幸佛明信, 是我真证, 发愿于彼, 力精所欲。

  十方世尊, 才智无碍, 常令此尊, 知我心行。

  倘若身止, 诸苦毒中, 我行精进, 忍终不悔。”

  佛告阿难:“法藏比丘说此颂已,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发无上正觉之心,愿佛为我广宣经法。我当修行,吸取佛国清净庄重无量妙土。令我于世,速成正觉,拔诸存亡勤苦之本。’”

  佛告阿难:“时世安闲王佛,语法藏比丘:‘如所修行,庄重佛土,汝自当知。’比丘白佛:‘斯义弘深,非我境地。唯愿世尊,广为敷演诸佛如来净土之行。我闻此已,当如说修行,成满所愿。’      “尔时,世安闲王佛知其高超,自愿深广,即为法藏比丘而说经言:‘比如大海,一人斗量阅历劫数,尚可穷底,得其妙宝;人有诚意精进求道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得?’所以世安闲王佛,即为广说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天人之善恶,疆土之粗妙,应其愿望,悉现与之。时彼比丘,闻佛所说严净疆土皆悉睹见,起发无上殊胜之愿。其心幽静,志无所著,全部人间无能及者,具足五劫,思惟吸取庄重佛国清净之行。”

  阿难白佛:“彼佛疆土,寿量几许?”

  佛言:“其佛寿数四十二劫。时法藏比丘,吸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妙土清净之行,如是修已,诣彼佛所,稽首礼足,绕佛三匝,合掌而住,白佛言:‘世尊,我已吸取庄重佛土清净之行。’佛告比丘:‘汝今可说,宜知是时,建议悦可全部群众。菩萨闻已,修行此法,缘致满意无量大愿。’

  “比丘白佛:‘唯垂听察,如我所愿,当具说之。

  “‘设我得佛,国有阴间、饿鬼、畜生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寿终之后,复更三恶道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悉真金色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形色不同,有好丑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识宿命,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劫事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天眼,下至见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天耳,下至闻百千亿那由他诸佛所说,不悉受持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见他心智,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神足,于一念顷,下至不能超越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若起牵挂贪计身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光亮有定量,下至不照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寿数有定量,下至百千亿那由他劫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声闻有能计量,甚至三千大千国际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合计校知其数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寿数无能定量。除其本愿,修短安闲。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甚至闻有不善名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国际无量诸佛,不悉咨嗟称我名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诚意信乐欲生我国,甚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诋毁正法。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发菩提心,修诸积德行善,诚意发愿欲生我国;临寿终时,假令不与群众环绕现其人前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植众德本,诚意回向欲生我国,不果遂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悉成满三十二大人相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佛土诸菩萨众来生我国,终究必至终身补处。除其本愿安闲所化,为众生故被弘誓铠,堆集德本度脱全部,游诸佛国修菩萨行,供养十方诸佛如来,开化恒沙无量众生,使立无上正真之道,超出常伦诸地之行,现前修习普贤之德。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承佛神力供养诸佛,一食之顷,不能遍至很多无量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在诸佛前现其德本,诸所求欲供养之具,若不满意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不能讲演全部智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不得金刚那罗延身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全部万物严净光丽,形色殊特,穷微极妙,无能称量。其诸众生,甚至逮得天眼,有能明晰辩其名数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甚至少积德行善者,不能知见其道场树无量光色高四百万里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若受读经法,讽诵持说,而不得辩才才智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才智辩才,若可定量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疆土清净,皆悉照见十方全部无量很多难以想象诸佛国际,犹如明镜睹其面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自地以上至于虚空,宫廷、楼观、池流、华树,疆土全部全部万物,皆以无量杂宝、百千种香而共组成,严饰美妙超诸天人,其香普熏十方国际,菩萨闻者皆修佛行。若不如是,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难以想象诸佛国际众生之类,蒙我光亮触其身者,身心柔软超越天人。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难以想象诸佛国际众生之类,闻我姓名,不得菩萨无生法忍、诸深总持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难以想象诸佛国际,其有女性闻我姓名,欢欣信乐,发菩提心,讨厌女身,寿终之后复为女像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难以想象诸佛国际诸菩萨众,闻我姓名,寿终之后,常修梵行至成佛道。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十方无量难以想象诸佛国际诸天公民,闻我姓名,心悦诚服,稽首作礼,欢欣信乐,修菩萨行,诸天世人莫不问候。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欲得衣服,随念即至,如佛所赞应法妙服天然在身,有求成衣捣染浣濯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所受高兴,不如漏尽比丘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随意欲见十方无量严净佛土,应时如愿,于宝树中皆悉照见,犹如明镜睹其面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至于得佛,诸根缺陋不具足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皆悉逮得清净摆脱三昧。住是三昧,一发意顷,供养无量难以想象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寿终之后生显贵家。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欢欣积极,修菩萨行,具足德本。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皆悉逮得普等三昧。住是三昧,至于成佛,常见无量难以想象全部诸佛。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随其自愿所欲闻法,天然得闻。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不即得至不退转者,不取正觉。

  “‘设我得佛,他方疆土诸菩萨众,闻我姓名,不即得至榜首忍、第二第三法忍,于诸m88不能即得不退转者,不取正觉。’”

  佛告阿难:“尔时,法藏比丘说此愿已,以偈颂曰:

  “‘我建超世愿, 必至无上道,

  斯愿不满意, 誓不成等觉。

  我于无量劫, 不为大施主,

  普济诸赤贫, 誓不成等觉。

  我至成佛道, 名声超十方,

  终究靡不闻, 誓不成等觉。

  离欲深正念, 净慧修梵行,

  志求无上尊, 为诸天人师。

  神力演大光, 普照无边土,

  消除三垢冥, 明济众厄难。

  开彼才智眼, 灭此昏盲暗,

  阻塞诸恶道, 灵通善趣门。

  功祚成满意, 威曜朗十方,

  日月戢重晖, 天光隐不现。

  为众开法藏, 广施积德行善宝,

  常于群众中, 说法师子吼。

  供养全部佛, 具足众德本,

  愿慧悉成满, 得为三界雄。

  如佛无碍智, 灵通靡不照,

  愿我积德行善力, 等此最胜尊。

  斯愿若克果, 大千应感动,

  虚空诸天神, 当雨珍妙华。’”

  佛语阿难:“法藏比丘说此颂已,应时普地六种轰动,天雨妙华以散其上,天然音乐空中赞言:‘决议必成无上正觉。’所以法藏比丘,具足修满如是大愿,诚谛不虚,超出人间,深乐寂灭。

  “阿难,法藏比丘于其佛所,诸天、魔、梵、龙神八部群众之中,发斯弘誓,建此愿已,一贯专志庄重妙土。所修佛国开廓广阔,超胜独妙,树立常然,无衰无变。于难以想象兆载永劫,积植菩萨无量德行。不生欲觉、瞋觉、害觉,不起欲想、瞋想、害想,不著色、声、香、味、触、法。忍力成果,不计众苦。少欲知足,无染恚痴。三昧常寂,才智无碍。无有虚伪谄曲之心,和颜爱语,先意承问。勇猛精进,自愿无倦,专求洁白之法,以惠利群生。恭顺三宝,奉事师长。以大庄重具足众行,令诸众生积德行善成果。住空、无相、无愿之法,无作无起,观法如化。远离鄙言、自害害彼、互相俱害,修习善语,自利利人,人我兼利。弃国捐王,绝去财色。自行六波罗蜜,教人令行。无央数劫积功累德。随其生处,介意所欲,无量瑰宝天然发应。教化安立很多众生,住于无上正真之道。或为长者、居士、豪姓、显贵,或为刹利、国君、转轮圣帝,或为六欲天主甚至梵王,常以四事供养恭顺全部诸佛,如是积德行善不行称呼。口气香洁如优钵罗华,身诸毛孔出旃檀香,其香普熏无量国际。容色规矩,相好殊妙。其手常出无尽之宝。衣服、饮食、珍妙华香,缯盖幢幡庄重之具,如是等事超诸天人,于全部法而得安闲。”

  阿难白佛:“法藏菩萨,为已成佛而取灭度?为未成佛?为今现在?”

  佛告阿难:“法藏菩萨,今已成佛,现在西方,去此十万亿刹。其佛国际,名曰安泰。”

  阿难又问:“其佛成道已来,为经何时?”

  佛言:“成佛已来,凡历十劫。其佛疆土,天然七宝,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玛瑙组成为地,恢廓旷荡不行限极,悉相杂厕转相间入,光赫煜烁美妙奇秀,清净庄重超踰十方全部国际,众宝中精,其宝犹如第六天宝。又其疆土,无须弥山及金刚围全部诸山,亦无大海小海、溪渠井谷,佛神力故欲见则见;亦无阴间、饿鬼、畜生诸难之趣;亦无四时春秋冬夏,不寒不热,常和调适。”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若彼疆土无须弥山,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

  佛语阿难:“第三炎天,甚至色终究天,皆依何住?”

  阿难白佛:“职业果报,难以想象。”

  佛语阿难:“职业果报难以想象,诸佛国际亦难以想象。其诸众生积德行善善力,住职业之地,故能尔耳!”

  阿难白佛:“我不疑此法,但为将来众生,欲除其疑问,故问斯义。”

  佛告阿难:“无量寿佛,威神光亮最尊榜首,诸佛光明所不能及。或照百佛国际,或千佛国际。取要言之,乃照东方恒沙佛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或有佛光照于七尺,或一由旬、二三四五由旬,如是转倍甚至照一佛刹。是故无量寿佛,号无量光佛、无边光佛、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炎王光佛、清净光佛、欢欣光佛、才智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超日月光佛。其有众生遇斯光者,三垢消除,身意柔软,欢欣积极,好心生焉。若在三塗极苦之处,见此光亮,皆得歇息无复苦恼,寿终之后皆蒙摆脱。

  “无量寿佛光亮显赫,照曜十方诸佛疆土,莫不闻焉。不光我今称其光亮,全部诸佛、声闻、缘觉、诸菩萨众,咸共叹誉亦复如是。若有众生,闻其光亮威神积德行善,日夜称呼诚意不断,随意所愿得生其国;为诸菩萨、声闻之众,所共叹誉,称其积德行善;至其然后得佛道时,普为十方诸佛菩萨,叹其光亮,亦现在也。”      佛言:“我说无量寿佛,光亮威神,巍巍殊妙,昼夜一劫尚未能尽!”

  佛语阿难:“又无量寿佛,寿数持久不行称计,汝宁知乎?倘若十方国际无量众生皆得人身,悉令成果声闻、缘觉,都共聚会,禅思专心,竭其智力,于百千万劫悉合计算,计其寿数长远之数,不能尽头知其限极。声闻、菩萨、天人之众,寿数长短亦复如是,非管用譬喻所能知也。又声闻、菩萨,其数难量不行称呼,神智洞达,威力安闲,能于掌中持全部国际。”

  佛语阿难:“彼佛初会,声闻众数不行称计,菩萨亦然。如大目揵连,百千万亿无量很多,于阿僧祇那由他劫,甚至灭度,悉合计校,不能究了多少之数。比如大海深广无量,倘若有人,析其一毛认为百分,以一分毛沾取一渧。于意云何?其所渧者,于彼大海,何所为多?”

  阿难白佛:“彼所渧水,比于大海多少之量,非巧历管用、言辞譬类所能知也。”

  佛语阿难:“如目连等,于百千万亿那由他劫,计彼初会声闻、菩萨,所知数者犹如一渧,其所不知如大海水。又其疆土,七宝诸树周满国际,金树、银树、琉璃树、玻瓈树、珊瑚树、玛瑙树、砗磲之树,或有二宝、三宝,甚至七宝转共组成。或有金树,银叶华果。或有银树,金叶华果。或琉璃树,玻瓈为叶,华果亦然。或水精树,琉璃为叶,华果亦然。或珊瑚树,玛瑙为叶,华果亦然。或玛瑙树,琉璃为叶,华果亦然。或砗磲树,众宝为叶,华果亦然。或有宝树,紫金为本,白银为茎,琉璃为枝,水精为条,珊瑚为叶,玛瑙为华,砗磲为实。或有宝树,白银为本,琉璃为茎,水精为枝,珊瑚为条,玛瑙为叶,砗磲为华,紫金为实。或有宝树,琉璃为本,水精为茎,珊瑚为枝,玛瑙为条,砗磲为叶,紫金为华,白银为实。或有宝树,水精为本,珊瑚为茎,玛瑙为枝,砗磲为条,紫金为叶,白银为华,琉璃为实。或有宝树,珊瑚为本,玛瑙为茎,砗磲为枝,紫金为条,白银为叶,琉璃为华,水精为实。或有宝树,玛瑙为本,砗磲为茎,紫金为枝,白银为条,琉璃为叶,水精为华,珊瑚为实。或有宝树,砗磲为本,紫金为茎,白银为枝,琉璃为条,水精为叶,珊瑚为华,玛瑙为实。行行相值,茎茎相望,枝枝相准,叶叶相向,华华相顺,实实适当。荣色光曜,不行胜视。清风时发,出五音声,美妙宫商天然相和。

  “又无量寿佛,其道场树高四百万里,其本周围五千由旬,枝叶四布二十万里。全部众宝天然组成,以月光摩尼持海轮宝众宝之王而庄重之。周匝条间,垂宝璎珞。百千万色种种异变,无量光炎照曜无极,珍妙宝收罗覆其上,全部庄重随应而现。和风徐动吹诸宝树,表演无量妙法音声。其声流布,遍诸佛国。闻其音者,得深法忍,住不退转至成佛道,耳根清彻不遭苦患。目击其色,鼻知其香,口尝其味,身触其光,心以法缘,皆得甚深法忍,住不退转至成佛道,六根清彻无诸恼患。阿难,若彼疆土天人,见此树者,得三法忍:一者、音响忍,二者、和婉忍,三者、无生法忍。此皆无量寿佛威神力故,本愿力故,满意愿故,明晰愿故,巩固愿故,终究愿故。”

  佛告阿难:“人间帝王有百千音乐,自转轮圣王甚至第六天上伎乐音声,展转相胜千亿万倍。第六天上万种乐音,不如无量寿国诸七宝树一种音声千亿倍也。亦有天然万种伎乐,又其乐声无不合法音,清畅哀亮,美妙和雅,十方国际音声之中最为榜首。其讲堂、精舍、宫廷、楼观,皆七宝庄重,天然化成。复以真珠、明月摩尼众宝,认为交络掩盖其上。

  “表里左右有诸澡堂,或十由旬,或二十、三十甚至百千由旬,纵广深浅皆各一等,八积德行善水湛然盈满,清净香洁,味如甘露。黄金池者,底白银沙;白银池者,底黄金沙;水精池者,底琉璃沙;琉璃池者,底水精沙;珊瑚池者,底琥珀沙;琥珀池者,底珊瑚沙;砗磲池者,底玛瑙沙;玛瑙池者,底砗磲沙;白玉池者,底紫金沙;紫金池者,底白玉沙,或有二宝、三宝甚至七宝转共组成。其池岸上有旃檀树,华叶垂布,香气普熏,天优钵罗华、钵昙摩华、拘牟头华、分陀利华,杂色光茂弥覆水上。

  “彼诸菩萨及声闻众若入宝池,意欲令水没足,水即没足;欲令至膝,即至于膝;欲令至腰,水即至腰;欲令至颈,水即至颈;欲令灌身,天然灌身;欲令还复,水辄还复。谐和冷暖,天然随意;开神悦体,荡除心垢;清明澄洁,净若无形;宝沙映彻,无深不照;微澜回流,转相灌注;慈祥徐逝,不迟不疾。波扬无量天然妙声,随其所应莫不闻者。或闻佛声,或闻法声,或闻僧声,或幽静声、空无我声、大慈悲声、波罗蜜声,或十力、无畏、不共法声,诸通慧声、无所出声、不起灭声、无生忍声,甚至甘露灌顶众妙法声。如是等声,称其所闻,欢欣无量,随顺清净离欲寂灭实在之义,随顺三宝、力、无所畏、不共之法,随顺通慧菩萨、声闻所行之道。无有三塗磨难之名,但有天然高兴之音,是故其国名曰安泰。

  “阿难,彼佛疆土诸往生者,具足如是清净色身,诸妙音声神通积德行善。所在宫廷、衣服、饮食,众妙华香庄重之具,犹第六天天然之物。若欲食时,七宝钵器天然在前,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明月真珠,如是诸钵随意而至,百味饮食天然盈满。虽有此食,实无食者;但见色闻香,意认为食,天然饱足;身心柔软,无所味著;事已化去,时至复现。彼佛疆土,清净安隐美妙高兴,次于无为泥洹之道。其诸声闻、菩萨、天人,才智高超,神通洞达,咸同一类,形无异状,但因顺余方故有天人之名。颜貌规矩,超世希有;容色美妙,非天非人,皆受天然虚无之身、无极之体。”      佛告阿难:“比如人间赤贫乞人在帝王边,描摹容状宁可类乎?”

  阿难白佛:“假令此人在帝王边,羸陋丑陋,无认为喻,百千万亿不行计倍。所以然者?

  “赤贫乞人底极斯下,衣不蔽形,食趣支命,饥寒困苦,人理殆尽。皆坐宿世不植德本,积财不施,富有利悭;但欲唐得,贪求无厌;不信修善,犯恶山积。如是寿终,财宝散失,苦身聚积为之忧恼,于己无益,徒为他有,无善可怙,无德可恃。是故死堕恶趣受此长苦,罪毕得出生为轻贱,愚鄙斯极示同人类。

  “所以人间帝王人中独尊?皆由宿世积德所造成的,慈惠博施,仁慈兼济,履信修善,无所违争。是以寿终,福应得升善道,上生天上,享兹福乐。积善余庆,今得为人,乃生王家天然显贵,仪容规矩,众所敬事,妙衣珍膳随心服御,宿福所追故能致此。”

  佛告阿难:“汝言是也。计如帝王,虽人中显贵,形色规矩;比之转轮圣王,甚为鄙陋,犹彼乞人在帝王边也。转轮圣王,威相殊妙天下榜首;比之忉利天王,又复丑陋不得相喻万亿倍也。假令天帝,比第六天王,百千亿倍不相类也。设第六天王,比无量寿佛国菩萨、声闻,光颜容色不相及逮,百千万亿不行计倍。”

  佛告阿难:“无量寿国,其诸天人衣服、饮食、华香、璎珞,缯盖、幢幡、美妙音声,所居舍宅、宫廷、楼阁,称其形色高低巨细,或一宝、二宝,甚至无量众宝,随意所欲,应念即至。又以众宝妙衣遍及其地,全部天人践之而行。无量宝网弥覆佛土,皆以金缕、真珠、百千杂宝美妙珍异,庄重校饰周匝四面。垂以宝铃,光色晃曜尽极严丽。

  “天然德风,徐起微动。其风谐和,不寒不暑,温凉柔软,不迟不疾,吹诸机关及众宝树,演发无量美妙法音,流布万种温雅德香。其有闻者,尘劳垢习天然不起。风触其身,皆得高兴,比如比丘得灭尽三昧。

  “又风吹散华遍满佛土,随色次序而不凌乱,柔软光泽馨香芬烈。足履其上,蹈下四寸,随举足已,还复如故。华用已讫,地辄开裂,以次化没,清净无遗。随其时节,风吹散华,如是六反。

  “又众宝莲华周满国际,逐个宝华百千亿叶。其华光亮无量种色,青色青光,白色白光,玄黄朱紫光色赫然,炜烨焕烂,明曜日月。逐个华中,出三十六百千亿光。逐个光中,出三十六百千亿佛,身色紫金,相好殊特。逐个诸佛,又放百千光亮,普为十方说美妙法。如是诸佛,各各安立无量众生于佛正途。”

精彩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