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金刚经

《金刚经》是释教重要经典。依据不同译著,全名略有不同,鸠摩罗什所译全名为《金刚般若(bōrě)波罗蜜经》,唐玄奘译著则为《能断明升m88.com》, 梵文 vajracchedika-praj?āpāramitā-sūtra。《金刚经》传入我国后,自东晋到唐朝共有六个译著,以鸠摩罗什所译《明升m88.com》最为盛行..[概况]

当时方位:明升m88.com > 佛经大全 > 金刚经 >

明升m88.com全文

[金刚经] 宣布时刻:2014-02-11 作者:鸠摩罗什 [投稿] 扩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封闭

炉香赞

  炉香乍热  法界蒙熏  诸佛海会悉遥闻

  到处结祥云  诚心方殷  诸佛现全身

  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三称)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奉请八金刚

  奉请青除灾金刚  奉请辟毒金刚

  奉请黄随求金刚  奉请白清水金刚

  奉请赤声火金刚  奉请定持灾金刚

  奉请紫贤金刚  奉请大神金刚

奉请四菩萨

  奉请金刚眷菩萨  奉请金刚索菩萨

  奉请金刚爱菩萨  奉请金刚语菩萨

发愿文

  稽首三界尊  归依十方佛

  我今发宏愿  持此金刚经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识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云何梵

  云何得长命  金刚不坏身

  复以何缘由  得大巩固力

  云何于此经  终究到对岸

  愿佛开微密  广为众生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受

  我今见识得受持,愿解如来实在义

明升m88.com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 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单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序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时,长老须菩提在群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顺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人、善女性,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人、善女性,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全部全部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很多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施舍,所谓不住色施舍,不住声香味触法施舍。须菩提!菩萨应如是施舍,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施舍,其福德不行思量。

  「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无住相施舍,福德亦复如是不行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须菩提!于意云何?能够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行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全部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决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甚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无法相,亦无不合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不合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该取法,不该取不合法。所以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况且不合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行取、不行说、不合法、非不合法。所以者何?全部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不同。」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国际七宝以用施舍,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甚至四句偈等,为别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全部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来往,而实无来往,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榜首,是榜首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

  「不也,世尊!如来在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重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庄重佛土者,则非庄重,是名庄重。」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该住色生心,不该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须菩提!比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如恒河中全部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很多,况且其沙!」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人、善女性,以七宝满尔所满坑满谷三千大千国际,以用施舍,得福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人、善女性,于此经中,甚至受持四句偈等,为别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甚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全部人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况且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果最上榜首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所以姓名,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国际全部微尘是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国际,非国际,是名国际。

  「须菩提!于意云何?能够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行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对错相,是名三十二相。」

  「须菩提!若有善男人、善女性,以恒河沙等身命施舍;若复有人,于此经中,甚至受持四句偈等,为别人说,其福甚多!」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啼,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决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果榜首希有积德行善。世尊!是实相者,则对错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缺乏尴尬,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榜首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对错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对错相。何以故?离全部诸相,即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榜首波罗蜜,即非榜首波罗蜜,是名榜首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曩昔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全部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该住色生心,不该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

  「是故佛说:菩萨心不该住色施舍。须菩提!菩萨为利益全部众生故,应如是施舍。如来说:全部诸相,即对错相。又说:全部众生,则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施舍,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施舍,如人有目,日光亮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人、善女性,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才智,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果无量无边积德行善。

  「须菩提!若有善男人、善女性,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施舍,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施舍,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施舍,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施舍;若复有人,闻此经典,决心不逆,其福胜彼,况且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说明。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行思议、不行称量、无边积德行善。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成果不行量、不行称、无有边、不行思议积德行善,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说明。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全部人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顺,作礼环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复次,须菩提!善男人、善女性,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除,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我念曩昔无量阿僧祇劫,于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积德行善,于我所供养诸佛积德行善,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甚至管用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若善男人、善女性,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积德行善,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怀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行思议,果报亦不行思议。」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人、善女性,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善男人、善女性,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全部众生。灭度全部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燃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全部法皆是m88。须菩提!所言全部法者,即非全部法,是故名全部法。

  「须菩提!比如人身长大。」

  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全部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重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重佛土者,即非庄重,是名庄重。须菩提!若菩萨灵通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高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高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全部沙,佛说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全部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全部沙数,佛国际如是,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尔所疆土中,全部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曩昔心不行得,现在心不行得,未来心不行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国际七宝以用施舍,是人所以缘由,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所以缘由,得福甚多。」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能够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该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能够具足诸相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该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决心不?」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是法相等,无有高低,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全部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国际中全部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施舍;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甚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别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甚至管用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认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能够三十二相观如来不?」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国际七宝,持用施舍;若复有人知全部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积德行善。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

  「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该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历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善男人、善女性,以三千大千国际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国际,则非国际,是名国际。何以故?若国际实有者,便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须菩提!一合相者,便是不行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全部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不合法相,是名法相。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国际七宝持用施舍,若有善男人、善女性,发菩提心者,持于此经,甚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讲演,其福胜彼。云何为人讲演,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全部有为法 如空中阁楼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全部人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欣,信受奉行。

精彩引荐